防杠提示

欢迎小可爱来到这里阅读这篇内容。

写下这篇内容的时候,阿茶只不过是一个跻身游戏行业涉世未深只有六个月左右工作经验的游戏客户端。

本篇内的一切感想都是属于阿茶自己的看法,一个人有一个人的活法,如果你不喜欢我的观点,可以直接退出,或者是与我理性地讨论。如果您是单纯工作时摸鱼无聊,或者是在职场中积压了一些压力的话,建议去读一本好书,看一部电影,听一听音乐,这些方法都可以更快缓解您的压力。毕竟阿茶所发布的内容只是在自己的网站上,没有去污染其他净土,所以请您高抬贵手放阿茶一马,阿茶在这里谢谢您啦。

游戏与小学生阿茶

在阿茶的理解中,阿茶在同龄人中属于接触计算机比较早的。大概在阿茶两三岁的时候,家中就已经有了计算机。

这句话,放在现在来看,大概是会被觉得有些自恋吧,毕竟现在的孩子,可能在出生之前家中就有了更为「先进」的手机平板等电子产品。

不过在阿茶小的时候,别说是智慧型手机了,就连电脑都是比较新奇的东西。

也正是因为接触计算机较早,阿茶也比同龄人能够在上学时更快的上手一些计算机的东西。也同样,接触游戏的时间就会比较早。

小学时代,阿茶接触过一些游戏,比如植物大战僵尸,还有更早的口袋妖怪的各种各样系列作品(蓝宝石、红宝石、绿宝石、386改版)。不过阿茶对于这些没有什么特殊的概念,也不懂得有什么区别,感觉上来说都差不多。当然,上面的这些游戏的先后顺序我也不太能够记得清楚就是了。

这个时候的游戏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呢?或许是无聊的学生生活的一丝疗愈,亦或许是周末的计算机课程(课外班)上不想听课的避难所,或者是和班上同学的共同话题。一言以蔽之的话,就是能够让阿茶开心的东西。

到了三四年级的时候,阿茶的小学课程中也终于有了信息技术的课程,不过这里的知识相当无聊。唯一能够记得的就是一群学生会在课程结束之后凑在一起玩游戏。

学校的机房或许是怕学生们将计算机弄得一团糟,所以为每一台机器上都装上了影子系统(也就是说每次重启计算机后都会恢复成指定的状态)。

某天的信息技术课,在老师讲课完成后,开始了自由活动的时间。这个时候阿茶发现自己的计算机桌面上有一个名为GTA的文件夹,根据经验来判断,这个大概是那群人流行玩的游戏吧,不过阿茶其实并没有玩过这个,遂启动。

可是阿茶却忘记,或者说是忽略掉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班上有饿狼。在小学的时候,班上总会有各种各样的团体,不过阿茶大概不属于任何团体,这就让阿茶成为了那群人欺负的对象。不过虽说是欺负,真正做出出格举动的也只有其中一位,刚好是那群人的老大的得力小弟的感觉,换位置之后成为了阿茶的同桌,曾经在上课的时候不断地打阿茶,最后阿茶忍不住哭了出来这件事吧。好像有点跑题了w。

在信息课上,阿茶的旁边坐的也是那个群体的处于上层的一个人,这时看到阿茶面前的屏幕上显示的画面之后便主动凑过来抢阿茶的鼠标和键盘。这时群体中其他人也凑了过来,甚至他们群体的boss也走了过来。这个人大概是比较聪明的吧,那些下面的人不同,对方提出说要和阿茶换位置。不愿认输的阿茶决定反抗,既然自己玩不了,那其他人也别想玩。阿茶迅速的从资源管理器中找到启动游戏的那个图标(exe)文件,然后按下了键盘上的Delete按键。

不过,阿茶一个人怎么可能斗得过一群人。很快,阿茶就被一位力气大的人拉到了一边,此时阿茶绝望的看向电脑荧幕,却发现桌面上的「是否要放入回收站」的提示窗口被关掉了。

就这样,阿茶再也没有尝试过在信息技术课上玩游戏,因为阿茶知道自己一定会被架走的。

后来,班上同学开始流行玩一款叫做“穿越火线”的游戏,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大概就是那里面的那句广告词「三亿鼠标的枪战梦想」了吧。

慢慢尝试过一段时间之后,阿茶开始沉迷这个游戏。不过因为家里的管教,阿茶其实很少有时间能够玩电脑,周六的计算机课程也早就不在上了。听着班上同学课间的讨论,约放学后或者是周末能够一起玩游戏,说实话阿茶其实是羡慕的,只不过后来慢慢的习惯了。

阿茶的亲戚中也有一些同龄的孩子,后来也一起玩过一段时间。但是大多数时候,阿茶还是自己和陌生玩家一起玩的比较多。那个时候尽管阿茶很菜,但是还是玩得很开心。就算自己会很快死掉,但是能够在死亡的时候看着其他玩家的操作,感觉自己也是非常幸福的。

过年的时候,见到了亲戚家的大哥哥。大哥哥给阿茶和另一位同龄的哥哥买了我们人生中第一张Q币充值卡。而与我同龄的另一个哥哥迅速的将这个充值卡冲入了CF中买了装备,而阿茶却在犹豫。说到底,阿茶也记不清这张30元的充值卡究竟是被阿茶拿来做了什么。是冲入了CF,还是冲入了QQ宠物,还是开通了QQ的增值服务。

玩CF的时间长了,阿茶发现自己的技术越来越不如别人了,这个时候阿茶其实也没有什么自觉,只是觉得自己玩这个游戏的时间没有别人多,而且装备也没有别人好,被很快打死也是自然。

一天放学,阿茶在校门口看到一群发卡的人(当然不是指好人卡那种)。接过卡片之后,阿茶发现卡片上印着的大概是一个游戏的名字,叫做奥比岛(阿茶的印象中就是有一个奥字,具体名字真的不记得了,就当做是这款游戏吧)。上面有一个可以刮开的兑换码,能够兑换游戏中的内容。

过了一段时间,阿茶好不容易熬到家里规定的可以玩电脑的时间,于是按照卡片上的指打开了网站,注册了账号,兑换了卡片上的内容,玩了一段时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对于这个游戏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所以大概就是我直接不玩了吧。用现在的话来说大概就是弃坑了。

哦对了,那几天放学时天天都有人来发卡,因为阿茶喜欢那个卡片,当时收集了足足有一摞。

忘记了是哪一年,大概是08年吧,阿茶的父亲因为工作的关系去了一次日本,给阿茶带回来了一个PSP2000。因为没有任何对应的知识,阿茶的父母带着阿茶和psp来到了当地的那些电玩商店,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对游戏机的破解。

然后阿茶就接触到了很多很多所谓的主机游戏,因为店家安装的游戏阿茶都不是很喜欢,后来阿茶在网络上搜索资料之后自己尝试摸索着下载和安装到了一些阿茶喜欢的游戏。

后来阿茶便走到哪里都会带着psp(当然上学除外),现在留给阿茶印象最深的就是一个可以用望远镜炸坦克的游戏(后来听哥哥说,那个游戏大概是使命召唤),还有一个画风非常梦幻的冒险游戏,但是具体讲了什么阿茶也不知道,因为那个游戏阿茶下载的是日语版的,而阿茶的日语是在进入大学之后才开始的学习,小学生阿茶自然是看不懂。

使命召唤的这个游戏阿茶大概是不懂的保存还是怎的,每次打开都是从最开始玩,久而久之也变得厌倦了。倒是第二个游戏,阿茶玩了很久,结果被卡在一个地方是在是不知道怎样通过了。那个时候的阿茶绝对不是像现在这样会很快放弃,毕竟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干,而且也不想学习。所以就一直在尝试各种各样的方法。记得游戏中有一个场景好像给树注射什么之前拿到的道具液体之后,树就能够消失,这样就可以绕过一个上不去的悬崖继续下一关。

后来阿茶又尝试过在psp中导入歌曲、下载电影视频、skype打电话等,一台psp让阿茶的童年充满了乐趣。

阿茶的父亲在10年买了iPhone4,后来一年之后又换了4s。那个时候阿茶还不懂的什么苹果手机的概念,只是发现可以在手机上玩到游戏感觉很有趣。一天,在姥姥家,下午无聊,拿来父亲的手机打开之前下载的一个游戏,大概是一个益智类游戏,里面有一些有着弹簧效果的拉块,通过操作拼回到对应位置之后可以过关。

那天,一群大人陪着阿茶玩了一个下午的这个游戏。

游戏与初中生阿茶

升上初中,来到一个新环境,阿茶也没有交到什么朋友。不过班上的同学兴趣爱好大概开始变得广泛,阿茶周末的兴趣班也从计算机变为管乐器(具体是什么这里就不想说了,毕竟当时考过四级之后就没再学下去)。

对于计算机的热爱大概从游戏变成如何写网站了。那个时候阿茶特别想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网站,经过钻研,也尝试了不少那种商业建站网站,有了属于自己的子域名,但是最终也都不了了之了。

说回游戏,阿茶初中阶段接受到的游戏大概也就那么几个。CF还是一如既往的玩,每次大概是好多好多小时吧,毕竟每次放假时候都会玩到系统提示未成年人时间太长将会无法获得任何收益,阿茶都会心满意足的关掉游戏。每次游戏推出新地图或者是新模式的时候阿茶都会非常的激动并且一定要玩几局才甘心。

终于,有一天,一个叫做「生化酒店」的地图出现了。阿茶对于游戏的热情大概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有所减退的吧。

这天,看着网上对地图的介绍,阿茶真的非常想要立刻尝试新地图。不过奈何阿茶能够接触计算机的时间有限,终于,到了周末,阿茶迫不及待的进入游戏,找到一个房间加入游戏。

进入游戏之后阿茶做的自然是探索整个地图,走到地图中滑梯上那断裂的楼梯的位置时,阿茶的心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无聊。

不过很快,这个念头便消失了,玩了几局,体验过所有的互动机关后,阿茶满意地关掉了游戏。

后来其实也玩了几次,只不过再到后来,又出了一个新地图,阿茶有些兴趣,准备找姑姑的孩子一起玩,但是那个孩子却要我和他转天一起去游泳才陪我玩,于是我拒绝了他,他也拒绝了我。

从那之后,我在也没有正式玩过这个游戏。

逢年过节,我都能够和那位同龄的哥哥见面,他大概非常喜欢游戏吧,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当时他的父母甚至都想要支持他去打电竞,放在现在大概都没有多少父母愿意这样做,更不要提那个时代,电竞这个词都没有传入千家万户的时候。

每次去亲戚家,他大多都会用亲戚家的电脑玩游戏,不过那里只有一台电脑,却有阿茶和哥哥两个小孩子。虽然阿茶一开始对游戏热情没有减退的时候也和他争过一段时间电脑使用权,只不过后来看着他玩游戏我也不再打扰他,因为说好一人一局,阿茶玩的是CF,而他玩的却是Dota(大概是这个游戏,是后来我们一起聊天时他告诉我的,我并不懂这个游戏,总觉得这些游戏都长得一个样),所以大多数时间都是他玩,我在玩游戏的时候他并不在我旁边,没有人一起说话,阿茶感觉到无聊了,后来索性就将电脑直接让给他玩了。

不过这个哥哥对阿茶其实很好,虽然说是表哥,但是其实关系像是亲哥哥一样啦。因为哥哥的妈妈和阿茶的妈妈是亲姐妹,所以每次一起去姥姥家的时候都会一起去,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也不为过。姥姥家有一台电脑,是在阿茶小学毕业时买新电脑之后换下来的那台。性能不是很好,而且姥姥家也没有任何网络,所以无论是CF还是Dota都不能玩。

不过这个机会刚好是给我们多了一些共同娱乐的空间。我带过去了小学时候的植物大战僵尸,口袋妖怪等游戏,而哥哥带来了GTA游戏。没错,就是阿茶小学时候想玩却被同学夺走电脑的那个游戏。为了增加乐趣,无论是植物大战僵尸还是GTA,我们都从网上找来了修改器。

看着那一排排的火爆辣椒在农场中燃烧,看着从天空上掉下来各种各样的直升飞机,阿茶特别开心。

不过他却比较喜欢做游戏中的任务,我觉得那种东西其实很无聊,所以任务就都丢给他去做,有的时候任务做不过去,比如操纵遥控飞机炸大楼,或者是开船的时候,就会一同想办法解决。

后来他还带来了三国杀,教给我游戏规则,和我一起玩。阿茶还记的自己非常喜欢用张飞和诸葛连弩,因为可以使用无限量的杀,不过诸葛连弩的攻击距离是1,每次哥哥都会装上防具,然后我的攻击距离就够不到了。后来慢慢地我们也开始尝试手机上的「三国kill」游戏,那个时候的游戏真的很单纯,就是一款游戏,也不存在什么广告等恶心人的内容。这个游戏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局域网联机,也就是说我和哥哥在一起的时候,就算手边没有卡牌,也可以一起用这个软件玩三国杀。

他经常会和我说一些我不了解的关于游戏的事情,比如什么游戏主机,3A游戏之类的概念。阿茶并没有太往心里去,只是觉得他似乎是真的非常喜欢游戏呢。

后来,他买了一个psp3000,说是看我从小就有非常羡慕。当然后来也偷偷买了平板电脑之类的,然后被他父母一气之下砸坏了。相比于他的父母,阿茶的父母对阿茶其实很好,物质上是尽可能的满足,所以阿茶才早早的有了psp,ipad可以玩,所以后来每次阿茶有了什么新的东西都尽量避免带过去让他看到,因为阿茶非常担心他又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说回psp,他买了psp之后,装了好多好多游戏。其中也有一个GTA,因为听说可以输入秘籍,还可以联机,阿茶也从家里翻出了许久没有触碰的psp,安装好他发给我的游戏之后,下次再次见面的时候一起玩了这个游戏。

不过这个时候阿茶似乎对这个游戏没什么兴趣了,一起玩了一段时间后阿茶找了个理由结束了联机。

后来,阿茶尝试打开psp中原来安装的其他游戏进行游玩,可是没过多久便觉得有些腻了,索性关掉了游戏。后来,再也没有玩过。

说回手机游戏,在阿茶的认知中,手机游戏其实是那种类似于神庙逃亡、地铁跑酷、还有上文提到的那个小学生阿茶玩的益智游戏那种。当然,不知道算不算是游戏,还有类似于会说话的汤姆猫那种。

因为一些原因吧,阿茶在初中的时候开始使用了iPhone4s,里面装了一些游戏,也跟着网络上的教程修改过游戏中的数据,变相的实现了破解游戏。当然,甚至还在iPhone上玩到了GTA,不过虽然能够在手机中玩上这个游戏,不过对于阿茶来说,或许要的不是能不能玩,而是要有美好的体验,所以阿茶没过多久就卸载了这个游戏。

后来,还有在ipad上玩过一些枪战游戏之类的,但是总感觉没有小学时候在psp上玩的那个有趣,然后就没有继续玩下去。

游戏与高中生阿茶

升上高中,阿茶认识的人慢慢变得多了起来。自然玩的游戏也随着周围的人变了。

升上高中的阿茶接触到了steam这个平台,准确来说是因为为了和班上的同学一起玩「求生之路2」这款游戏才接触到的steam平台。

虽然买了这款游戏,但是真正和当初为了一起玩的那个人只玩过一次这个游戏,更多的时候都是阿茶自己玩这个游戏。

不过正如同小学生阿茶和初中生阿茶一样,高中生阿茶一样不能够自由的玩电脑,所以阿茶碰电脑的时间也不是很多,玩游戏也只是稍微玩过一段时间之后便不再玩了。

升上二年级的时候,阿茶和一位班上同学相约一起去漫展,快结束的时候阿茶看到他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玩手机中的「天天酷跑」,这个时候阿茶才反应过来曾经有一段时间自己也喜欢玩这个游戏,甚至那个时候还冲过一些钱拿来买装备,不过后来某一天和某个「飞机大战」的游戏一同放弃了,后者阿茶也冲了不少钱进去。于是阿茶硬要加了对方的好友,也因此知道了对方不少的小秘密,然后慢慢地成为了阿茶最好的朋友(也就是阿茶的日记中时不时会现身的カレシー)。

因为漫展的地方离家不是很近也不是很远(大概走路一个半小时的路程吧),于是我们选择走路回去。路上一路聊天,聊到了彼此的兴趣……

回到家之后カレシー给我发来了路上说好要发送给我的游戏安装包,不过那个时候阿茶一直是在用iPhone,只好等到回家拿起很久之前用的Android机器安装,然后开始了游玩,这就是阿茶接触到的,人生中的第一个galgame——奴隶少女希尔薇。至于游戏中的情节让阿茶难受了很久很久这种事情就不说了。

总之这个游戏也是没有通关,与其说是没有通关,玩到一起逛街的剧情就实在是玩不下去了,感觉没有什么意思。

カレシー接触的电脑游戏大概是守望先锋。阿茶的母亲也认识カレシー,经常用来数落阿茶,说阿茶没有长性,甚至连玩游戏都不能坐在那里一直玩下去,但是反观カレシー就可以一款游戏一直认认真真的玩下去云云。

后来阿茶开始接触二次元,休息的时间都在看番,所以几乎就不碰游戏了。

有一天听说小时候玩的CF要出手游版,于是阿茶也决定下载来玩一玩。玩了一段时间之后,突然觉得自己玩下去也没有任何意思,就再也没有打开。

每次看到同学们坐在教室里几个人一起玩王者荣耀之类的游戏就觉得很好奇,那种游戏有什么好玩的。当然,阿茶并非完全没有尝试就说出这种话,阿茶曾经拜托一个高中同学带着阿茶一起尝试玩这款游戏,不过阿茶什么都不懂,听他们说阿茶什么装备也没带,就这样直接上场,最后在他们的努力下还赢了一局之后,就觉得,一个是这个游戏好繁琐,一点也不直觉,另一个是这个游戏好耗费时间,还有一点就是这个游戏一点也没有意思。

大概是从这个时候开始,阿茶开始考虑一个游戏是否消耗时间,是否有必要讲这些时间投入到这个游戏中去。

游戏与大学生阿茶

升入大学之后,阿茶早就想清楚了未来的自己的样子。

阿茶在大学期间不需要用电脑打游戏,所以选购笔记本的时候就没有考虑游戏本,而是选择性能相对强劲的商务轻薄本下手。当然,因为性能足够强劲,玩一些不太吃配置的游戏还是可以的,就比如求生之路,CF这种游戏。至于我为什么知道,是因为我用这台电脑玩过这些游戏。

进入大学之后,カレシー也买了求生之路(也许是我送的吧。。不过我记不太清了),カレシー玩这个游戏玩了很久很久,然后又告诉我其实这个游戏可以加入一种叫做MOD的东西,这样游戏就会变得不是那么恐怖了。

没错,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小学初中玩CF的时候也是,高中玩求生之路的时候也是,玩游戏的时候会因为恐惧而心跳加速然后玩不下去。

于是我按照カレシー的清单和网上找来的教程,安装了各种各样的MOD,硬生生的将这个游戏变成了可爱画风的游戏。这个时候才又稍微玩了一段时间这个游戏。

因为一直想要和カレシー一起玩这个游戏,在我不断地要求下,终于カレシー同意带我一起玩,我才知道原来这个不只官方服务器,还有很多第三方服务器,カレシー玩的就是第三方的服务器,阿茶进去之后,因为MOD有些问题就关掉了部分NPC的MOD,然后刚进去就被眼前的大概有100个阿茶那么高的witch吓到,然后角色就死掉了。

后来カレシー带我玩了一些稍微不是那么恐怖的服务器,不过阿茶发现这样下去カレシー就完全是为了陪我玩游戏而玩游戏了,于是阿茶主动提出不想玩了,放过了カレシー。

从那之后,阿茶再也没有打开过那款游戏。

阿茶的哥哥从小就一直和阿茶说各种各样游戏主机的话题,耳濡目染下,阿茶也决定试一下游戏主机。

研究了资料之后,阿茶买了PS4 slim,或许是因为小的时候接触过psp,所以拿到PS4的时候,看到那熟悉的图标和似曾相识的操作界面竟有一丝丝感动。

最开始阿茶在某宝上买了GTA5和尼尔机械纪元两个游戏。GTA5完全是因为小的时候玩过GTA这款游戏,希望能够重新感受一下开着飞机纵横世界的感觉。而后者,是因为舍友(日记中出现的X总)给我玩过自己在某宝上花5元钱买来的破解版游戏,看到这个画面听到游戏的音乐之后阿茶立刻就被这个游戏吸引了。

这个时候阿茶并不懂得什么叫做开放世界,只是觉得后者可以通过尝试不同地方的跳跃方式来到很高很高的地方,这种玩法感觉很有趣。

在ps上尝试过两个游戏之后,阿茶曾经一度沉迷尼尔这款游戏,毕竟大学生活是很自由的,所以每周末阿茶回家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在玩这个游戏。

过了很多个结局之后,阿茶接触到了一个新的游戏personal5,虽然是回合制游戏,但是无论是剧情还是画风似乎都更加吸引阿茶,于是阿茶全部的时间和精力又转移到了这款游戏上。(虽然说是全部的精力,但是当然是在完成了学业和自己兴趣的学习之后,毕竟阿茶还是有一些想做的事情的。)

二年级的时候,阿茶有机会去了一次日本。那个时候因为看到一个关注的up主在直播的时候玩马里奥奥德赛就觉得那种玩法非常非常有趣。于是来到日本的阿茶也买了一台switch和一个马里奥奥德赛的卡带,从秋叶原回到住处后,阿茶立刻拆开包装迫不及待的玩了起来。果然很有趣,不过这份有趣并没有持续多久,阿茶就玩腻了。

回国之后,阿茶将ps和switch都连接到了显示器上,后来又在别人的强烈推荐下入手了塞尔达,于是阿茶喜欢玩的游戏就变成了4款,不过慢慢地,阿茶感受到了疲倦,因为平时要学习,周末的时候甚至都不想要去碰游戏。

直到ps4和switch都被阿茶卖掉的时候,阿茶真正通关的游戏就只有personal5这一款游戏,马里奥也算是通关了,但是最后的那个高塔的挑战关卡因为有些困难就不想玩了,尼尔机械纪元玩过几个结局之后因为操作比较复杂也懒得玩下去了。塞尔达是因为掌机模式时帧数和分辨率太低阿茶会晕,主机模式下玩感觉怪怪的,总之直到卖出去的时候,阿茶都没有救公主(塞尔达是谁hhh)。

后来,阿茶大学生活接触的最后一款游戏便是原神。这款游戏满足了阿茶对于前几款游戏的不满之处,比如塞尔达的画风,personal5的操作方式。于是阿茶这款游戏一直玩到了现在。中途也有很多次想要放弃的想法,不过还是坚持玩到了现在。

因为课程的关系,阿茶在某一个课程的项目自己一个人做了一个2048游戏。为了做这个游戏,阿茶自学了unity3d的使用。

其实阿茶很早就想做游戏,具体是因为什么阿茶也不太清楚,现在想象大概是能够像上帝一样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吧,或者是单纯享受编程的乐趣,也可能是为了让周边人多鼓励我,对我刮目相看。因为如果是自己做的游戏,自己就能够控制游戏数据,就仿佛是开挂一般,可以随意操纵游戏中的角色「突破极限」。

不过我曾经也和同学讨论过这个问题,当时得出的结论是阿茶喜欢的大概不是用引擎制作游戏,而是制作游戏引擎本身这件事情。不过我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

游戏与现在的阿茶

在大学毕业之后,阿茶准备去日本留学,但是因为种种原因,这件事情一拖再拖。直到毕业半年后,阿茶终于开始被家里逼着找工作了。

因为直到自己这份工作不会长久,所以阿茶最开始想到的就是那种不需要技术的工作,甚至阿茶经过大学和研究生课题的洗礼,一时半会儿根本就不想从事IT行业的工作,所以阿茶先后尝试应聘了Apple的技术岗位,书店的销售岗位等等,因为临近年关,阿茶又尝试找了一些雇佣临时工的地方,因为想到或许那种除夕夜也坚持在岗位服务他人的形象很令阿茶感动,阿茶也想变成那样。不过后来还是没有迈出那一步。

因为阿茶稍微学过一点日语,其实也有些自不量力,因为自己考过N1了,就想着大概可以找一个日语相关的工作。于是就找了日语相关的工作,先后给两家公司投递过简历,一家是mhy,另一家就是现在的公司。

mhy给了阿茶测试的机会,阿茶非常努力的完成了测试,但是结果却是不合格。不过也在意料之中,因为在做测试的时候就非常的吃力。第二家的人事给我打了电话,说回头会继续联络我,然后也杳无音讯了。不过在挂电话之前,对方看到我的教育背景是计算机,于是就问我是否希望来做游戏。不过那个时候我并不想从事IT行业,于是也就婉拒了。

就这样,阿茶还是没有找到工作,迎来了毕业后的第一个新年。

因为对外一直说阿茶是准备去留学,所以亲戚们也就没有在意毕业之后仍然没有工作的阿茶。

过了年,阿茶家里又一次催阿茶找工作去,这个时候或许也是因为去留学的事情的希望变得更低,所以阿茶也决定先找一份工作。这次阿茶终于放弃凭借自己日语能力找工作这种愚蠢的想法了,因为阿茶想找一份喜欢的工作所以就想要找那些动漫相关的。

本来阿茶是想要再次投递mhy的,但是奈何mhy的招聘官网上没有应届生程序的投递入口,阿茶遂放弃。又想到现在这家公司的人事曾经对阿茶说公司中有游戏开发的岗位可以让我试一试。

于是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再次投递了简历,很快,阿茶接到了那个人打来的电话,问了问情况之后表明可以让我明天去面试一下试一试。

来到公司,先后来了三个人,公司人事、公司老板还有现在的我的师傅。总之过程是一切顺利,人事问了问我的期望工资,阿茶本来也没有打算长干,而且也不知道具体行情,于是就随便要了一个网上看来的平均薪资,或许是因为这个工资甚至低于公司的预期水平吧,人事最后和我签订的合同上,阿茶要的这个工资是实习的水平,转正之后要比这个工资还要多。

至于公司老板,进来与其说是面试,不如说是开始画大饼。给我讲述了各种各样自己的创业经历、行业趣事等等。说实话阿茶当时听得有些不知所措,而且稍微有些烦躁了。

最后阿茶的师父进来,对我说公司规模其实很小,所以也没有什么测试题来考我,问了问简单的问题,知道我用unity做过项目之后又问了问游戏的核心数据的处理方式(对我来说这个其实很简单的)。于是就,这样简单的合格了。

因为来面试的时间是周四,对方问我说什么时候来工作,我表示下周一就能够来。于是就这样愉快(痛苦)地加入了这个公司。

进入公司之后,阿茶才发现,这里其实和预想的非常不同。阿茶想象的游戏公司大概是那种几个团队各负责各的项目。结果到这里才发现,阿茶加入这个公司后,算上阿茶才只有3个客户端。而且环境甚至还没有阿茶之前实习的那家公司好。

更加恶心的是在这之后,加入后阿茶才知道,之前老板和人事对我说的所谓的“自研”,就是开发一个非常无聊的在线多人竞技游戏,而且因为各种政策的原因,游戏的盈利方式是通过广告盈利。

或许也是因为信息不对等和阿茶不懂得收集信息,不知道所谓的自研就是这种程度,阿茶还以为一定是mhy那种程度才能够叫做自研呢。或许不是因为政策原因的话,这里也会开发那种氪金手游吧,不过在接触了上一个还没有上市的项目的时候,阿茶发现这里并不会做自己喜欢的风格的项目。

而且最令阿茶痛苦的就是阿茶并不会因为自己做出来的东西而开心,反而是会因为自己被做的东西被加上那种烦人的广告,甚至是恶心人的广告而十分愧疚,我明白没有广告的收入,也就没有阿茶的工资,但是这样拿来的工资,阿茶就有一种是拿到长辈省吃俭用存下来的钱,别人杀人抢劫后得到的赃款一样,不安与绝望。

因为这样工作的洗礼,阿茶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审美,自己的看法比较奇怪,因为阿茶光是看到那些数量的广告就已经不想玩了,但是这款游戏预上线的时候却有那么多的玩家,而且还有那么多的人愿意看广告。

阿茶有一种每天自己在浪费青春来编写和维护垃圾的感觉。

而且更加令人痛苦的是,负责游戏运营和策划的那群人居然对玩家指指点点的,如果有人评价了一个低星评分之后,他们就要举报这个评分,为的就是一直保持所谓的高得分,或许这里有阿茶不了解的领域,不过阿茶觉得真的不值得,而且也没有任何必要。再阿茶看来,他们就容不得一点点批评的声音,永远都只能有一个正确的声音。

阿茶不怕现在这个公司的人看到这篇内容,不写出公司名字和产品的内容只是因为阿茶和公司签署了保密协议,不能说出这种事情罢了。

另外甚至对于那些玩家,根本就不当人看,按照我的理解是应该游戏方哄着玩家,而不是像个大爷一样我的游戏就在这里你爱玩玩不爱玩走的感觉。

后来,阿茶去了日本,但是因为一些原因暂时回来了,回来之前母亲让我联络现在这家公司,因为阿茶懒得去准备那些面试,或许也是因为忘记了之前的这些想法,于是就联系了。或许是公司的人很喜欢我吧,我说要回来之后对方很快就答应了。

再次回到这里,阿茶就后悔了,因为公司没变,阿茶也没变。这种恶心程度阿茶本来以为会有所减弱,可是却发现并没有,而且似乎是因为有了之前的经验,恶心程度变本加厉了。

经过了这两次的洗礼,阿茶对于游戏的兴趣算是彻底被磨灭了,游戏可以被当做舒缓心情的工具,也可以成为益智的工具,对于阿茶来说唯独不能成为的就是工作。

其实很多人劝我说,工作就是工作,不要想着兴趣。其实阿茶对于游戏没有什么太多的兴趣,也不会有一个游戏一直有兴趣的玩下去。就连原神也是因为有人陪着我玩我才忍着一直玩下来的。而且最近在考虑等抽到草神之后就弃坑的。

如果每天阿茶开发的不是游戏而是一个系统,没有任何有趣的地方,只是一个系统都没有关系,阿茶都不会有现在这般痛苦,至少系统最后是会投入到实际使用的,无论是销售系统还是控制系统,最终都可以贡献于实体。可是,唯独是现在这份工作,对于阿茶来说完全无法得到任何的收获。

消耗青春,去用毕生所学写一个恶心人的广告播放器,写一个连自己都不愿意碰的垃圾出来,这样的工作,作为一个当代冲动的年轻人,我不要!

所以阿茶准备离开这个行业,或许每一个行业都是如此,但是至少国内的这种手游工厂阿茶大概是不会再碰了。虽然很感谢这个公司还愿意收留我,但是对不起,阿茶有自己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