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特喵的沉啊!”暮色中一个身形娇小的少女费力地拖着一个大纸箱吭哧吭哧地往电梯上挪,这是索小格来北京的第三年,最近听说自己养在日本的“傻儿子”来中国进修了,但是这样的遇见实属意外。“你特喵是被饿晕的还是被打晕的啊!看着挺瘦的,怎么这么沉!累死老娘了!敲!”叮!电梯到了8层,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小可爱拖进了自己的单身公寓。

打开纸箱看着嘴角和关节还有一些淤青血迹的小可爱,索小格无奈的翻着白眼,对伤口进行了擦拭,自己养的儿子,怎么办,宠着呗!“上去!你特喵的上去!”终于把人放到了床上,索小格也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看着依然在沉睡中的可爱,索小格陷入了沉思。明天要怎么解释是我把他“捡”回来的呢?不管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先洗个澡,搬个一百多斤的人回来,累死本喵了。对,顺便烧壶水。哗啦啦热水氤氲着蒸汽在浴室里蔓延,被导师连环call了一天的索小格渐渐沉浸在泡泡浴的幸福之中。卧室里,身体渐渐暖和过来的可爱慢慢睁开了眼睛。自己过来中国不到一个月,语言不怎么通,就想出来逛一逛,结果手机被偷了,还被几个愤青给打了一顿,然后。。。然后。。。!!!这不是自己家!

可爱蹑手蹑脚的走到客厅想先解决一下个人问题,听到了浴室里传来的流水声,环顾四周,恩,应该是一个女孩子的家,随处可见的猫咪小摆件,粉粉嫩嫩的,还有点中国风,落地窗旁边摆着一把小提琴,还有琴架,等一下。。。这个设定。。女孩子,喜欢猫,中国风,小提琴??!!哈?不能这么巧吧?サクちゃん??!!吱呀一声,卫生卫生间的门开了,索小格裹着浴袍擦着湿哒哒的长头发出来了,看见小可爱先是一愣,然后就看见小可爱支支吾吾的冲进了卫生间。

从卫生间出来的小可爱发现索小格坐在沙发上涂身体乳,视频里就觉得这个孩子挺白的,真人更白,就像。。。像什么呢?对!像一只白乎乎的小奶猫!索小格看着愣神的小可爱,笑了,果然,来了中国还是那么傻。拿出一套男士衣服说,先换上吧,也没有别的了,身上的这件脱下来,我洗一下,哦!还有热水,你顺便把自己也洗一下吧。小可爱心里有点复杂,明明记得她没有男朋友的啊,怎么会有男士衣服?难道是谈恋爱了没告诉我?看着犹豫的小可爱索小格猜到了,于是解释说,这是我哥哥的衣服,他也在北京,有时候回来我家住。好啦!快去把自己洗洗吧,这么大一个人了,还能这样,嘻。。。说着,把他推进了浴室。哦!洗浴用品都是女士的,凑扶着用吧!

“特喵的这是晕里面了?我面膜敷完了,眼霜擦完了,身体乳都特喵干了,咋还不出来!”索小格咬着牙嘟嘟囔囔,小可爱哽哽唧唧的裹着浴袍挪了出来,妈妈呀,我这相当于半裸啊!小可爱的内心在咆哮!给我的衣服也没有内衣啊!今晚裹着浴袍睡吧!嘤嘤嘤,孩子害怕!索小格看着小脸通红的傻儿子,内心一阵狂喜!天天跟邻居说要把你绑过来暖床,今天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那就别跑了,以后就留在这里吧,嘿嘿~


(蹭蹭蹭)一团软乎乎的喵饼在儿子身边嗅来嗅去,还不断地在他胸口蹭!

啊!你能不能不动了,猫猫,乖乖的不动了啊~

嗯~

好好好,抱着抱着,你今天怎么这么粘人?嗯?有人欺负你了?

没有,就是想要抱抱!嘿,你身上好香!是玫瑰沐浴露的味道~

乖!摸摸头,好好睡觉吧,累了一天了,哎呀,你别蹭了,你再蹭我可忍不住了啊!

(哼哼唧唧的在怀里钻来钻去)

儿子的内心OS(敲!太软了!喵饼怎么可以这么软!手感真好,我要忍住!忍住!)


忙了一天的小可爱回到家看见喵饼穿着浴袍趴坐在地毯上写着读书笔记,两条腿晃来晃去。可爱内心os:不要勾引我犯罪好吗!!!

小可爱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悄悄地走进卧室,喵饼已经在打瞌睡了,毛茸茸的小脑袋埋在被子里,嘴里还嘟嘟囔囔说这啥


可爱轻轻的上床,把喵饼搂着的毛绒玩具拿开,喵饼感觉到自己的手里少了点什么,开始哼哼唧唧的去找可爱要抱抱,喵饼微凉的小爪爪搭在可爱的胸前,不安分的扯着他的睡衣,一颗,两颗,睡衣的扣子一点点被解开,可爱的脸也开始红了起来,感觉自己快忍不住了,一把抓住喵饼的小手,别闹了,睡觉吧。

唔~不,把玩具还给我

不给,你抱着我吧(难得骗到了床上还不给抱)

嗯嗯嗯~继续解扣子,喵饼用她的小脑袋不断的蹭着可爱的下巴,手也不老实,一会儿捏捏可爱的鼻子,一会儿拽拽可爱的耳朵,变着法的撒娇


在喵饼的猛烈攻势下,可爱渐渐变得衣衫不整,睡衣的扣子全被扯开了,露出了结实的胸肌,喵饼用她的手指头轻轻的在上面打圈,还不时的戳一戳,可爱只觉得身体一阵一阵的发热,翻身搂住了不安分的小喵饼,喘着粗气说,宝宝别闹了,你再这样我亲你了。

热!你身上好热,你肌肉好结实啊,摸摸摸

喵饼凉凉的小手在可爱的身上游走,一边用嘴巴去亲可爱的喉结。

可爱只觉得身体里像有一团火一样,但理智告诉他不可以那么做。

喵饼柔软的小舌头不断的舔着可爱的喉结,弄得他浑身一阵阵酥麻。

理智崩坏-------------

你这小东西,今天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是不知道我的厉害!可爱翻身压住软乎乎的喵饼,细长的手纸顺着腰一路向上,划过喵饼牛奶般的肌肤,引得喵饼一阵阵哼唧,想把身上的人推开,却没有力气。可爱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喵饼耳边,引得喵饼脸上一阵阵的潮红。

可爱含住喵饼的耳垂,轻轻的咬着,感受喵饼的小爪爪在自己身后不断的抓挠,脖子,锁骨,一路吻下来。感觉着自己身下的人儿渐渐变得绵软,一丝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可爱轻轻的啄了一下喵饼的嘴唇,恩,好软,女孩子特有的舔,喵饼似乎不怎么反抗,只是闭着眼睛喘息着,可爱稳了稳心神,加重了这个吻,细细品着喵饼特有的清甜,慢慢的用舌头撬开了喵饼的贝齿,侵入般的索取着喵饼的柔软,开始喵饼还在躲闪,渐渐的也在回应着可爱,一阵缠绵过后,可爱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喵饼的身体,看着被自己折腾的已经睡过去的喵饼,嘴角微微上扬,像一个偷吃到糖果的孩子,带着满意的笑,搂着已经不省人事的喵饼进入梦乡。